中年月光下

天涯百科 560 0

  打开浩瀚的中国古诗词,处处见月光。在中国人对中秋月亮的集体仰望里,带着浓重的家国情怀。

  北宋某年的中秋夜,苏东坡喝酒喝得大醉,天庭月光亮如白昼,他几乎通宵未睡,在月光中思念弟弟苏辙,一气呵成写下了流传千古的《水调歌头·明月几时有》:"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……"苏东坡在想像中欲乘风归去,但他又担心天庭的琼楼玉宇中高处不胜寒,低头沉思间觉得还是在这天地月光中行游人世最好。

  当我行至中年,我感觉和这中秋季节的天地之气贯通了。中年月光,是我心之所归的境界。人到中年,不再是灼热的太阳,是月光下,悠然打量这个辽阔世界。

  你看那月光,像撒在地上的盐,这是作家余华的想象,那月光是冷的。"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……"李白的这月光,带着寂寞,却也是一种美,众人赏月,难免带着应酬的干扰,月光属于宁静之人。

  我这样一个中年男人,总喜欢在城里月光下漫步,穿过灯火幢幢的高楼,去郊外看那草叶上的霜。我很享受这种慢时光,觉得自己是城里一个奢侈之人。

  在一个中秋月夜漫步,前一段日子的沮丧,在月光如洗中烟消云散了。我忽地明白,不是所有梦想的卵子都能够受精,有那么多梦想的卵子,最后连一个蝌蚪也没有变成。我甚至觉得,有的梦想本无,只是奔腾的欲望而已,梦想就这样往往裹着厚厚的物欲内衣,而外面则披着一层粉红薄纱以梦想自居,一些梦想为什么那么沉重,不能像鸟儿一样飞翔?是因为名利的肉身像灌满了铅,让刚刚打开的翅膀轰然落地。

  王菲这样唱:"又见炊烟升起,暮色笼罩大地,想问阵阵炊烟,你要去哪里……"这给我带来安详的想象,黄昏的炊烟飘过后,是月光笼罩大地,那是人生的清凉安然。一些热烈的情感,在壁炉里熊熊燃烧后,也呈现出灰色的疲惫。当人生面对中秋月光,才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无言大美,人追求的一些身份往往是一种自我绑架,唯有失去才是通向自由之途。

  中秋,一个朋友来找我喝茶,我同他在湖边桂花树前喝茶,正好有月光浮动,我们沉默着不说话,仿佛听得见时间的秒针在风中嘀嗒,而风中茶香,将我们淡淡心事全部浸润。一个人在年少时喝茶,就好比在生命的早春喝茶,似乎有一点做作的成分。到了中年再喝茶,或许才品得出茶的好味道,遇见了茶的魂。这一片能看见植物血管的细小茶叶,它在杯子里浸泡,婀娜多姿地浮散开来,想起一个人,把自己缓慢地打开,生命之中的沉香,由此徐徐浮现。年少莽撞的时光里,你会看到一个人咕咚咕咚喝下茶水,喉结滚动,目光如电如炬。到了中年,一个人身体里散发出的气场,与漫山茶香轻轻碰上了头,是自然的愉悦的相逢。在茶香里,人淡如菊,显现出一个人的清癯神态清奇骨相。

  中年人生,不是这样么,有月光缥缈,柔软的山水在天际线起伏。即使面对那些崇山峻岭,险峰峡谷,心里只要有月光浮动,也会以一种柔和的姿态,融成你内心的好山好水。

  中年月光下,世界对我徐徐打开了山水的屏风,月下人间,清流潺潺,岁月无恙。


标签: 中年 月光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